灵寿砂子洞清秧剧重放异彩

利来国际官网

2018-10-07

    灵寿县禅顺剧团的清秧剧参加该县民间戏曲艺术节展演。

    台上,演员唱念做打;台下,观众如醉如痴。     虽然舞台和场地因陋就简,但演员们每一个细节仍一丝不苟。     院外的空地就是清秧剧团演员们的排练场。

  灵寿县砂子洞清秧剧是一种集唱、念、做、打于一体的民间地方戏曲剧种,发源于灵寿县砂子洞村,流传于河北省的灵寿县、平山县、行唐县、阜平县及山西省五台县等地,已有200余年的历史,被列入河北省第六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   砂子洞村位于灵寿县西北部山区,距县城60公里,距石家庄市100公里。

砂子洞村是一个风景秀丽的村庄,人杰地灵,村里不仅有令村民们引以为傲的国保单位——幽居寺塔,还有一个省级非遗项目清秧剧为村民们的生活增光添彩。   在前不久举行的灵寿县2018年民间戏曲艺术节上,砂子洞清秧剧一上台亮相便使戏迷们大呼过瘾。   乡村小戏始传唱  砂子洞清秧剧主要分布于灵寿县砂子洞村及其附近周边地区,流行于河北省灵寿县、平山县、行唐县、阜平县及山西省五台县等地。

  砂子洞村独特的地理环境使得一年之中只能种玉米一季作物,农闲时间较长,如此便构成了民间文化生长和传承的特殊环境。

  据了解,目前能考证到砂子洞村最早唱清秧剧的人是清朝嘉庆年间的杨启明、王月辰。 据传,他们的祖上跟在幽居寺上香的两名游客学会了唱清秧剧,后来就开始传唱。

到清朝同治年间,杨谢福、张七跟杨启明、王月辰学唱;清朝光绪年间,杨开弓、杨开箭拜杨谢福、张七为师。 民国初年,杨付瑞、秦怀廷、董腊月三人拜杨开弓、杨开箭为师学艺。

1945年前后,杨文聚、高风山、秦贵庄等拜杨付瑞、秦怀廷、董腊月三人为师,一直传唱着清秧剧。   改革开放后,杨秀明、高银祥、高燕妮、王焕妮、秦贵刚、秦英顺等拜杨文聚、高风山、王庭瑞、秦贵庄四人为师学唱清秧剧,他们勤学苦练,熟练掌握了清秧剧各个角色的演唱技巧和表演技巧,其中高银祥、秦英顺能打击各种大鼓、小鼓、锣、钹、镲等伴奏乐器,能对三十多个剧目报本说戏。 如今,他们这一代又将自己的技艺传给张书生、王春花、刘书英、张秀珍等20多人。

清秧剧已传承了六代,一代新人接过了接力棒。

  唱念做打技艺精  砂子洞清秧剧集唱、念、做、打于一体,经几代艺人的传承,流传下来以及不断完善的有30多个剧目,如《山东剑》《老少换》《沉香救母》《劈灵棺》《翠屏山》《高老庄》《李毛开店》《跑沙滩》《韩信算卦》《崆山》《赵匡胤送金娘》《送妹》《刘金定下山》《郭举埋儿》《龙宝寺降香》等剧目至今仍在演出。

  砂子洞清秧剧为七字句(又称“七股头”),在唱腔设计上分老生、小生、胡子生、青衣、小旦、老旦、花旦、丑角等多种角色。 唱腔分胡子生唱腔、小生唱腔、丑唱腔、青衣唱腔、小旦唱腔、老旦唱腔、花旦唱腔等多种,这些唱腔又分清秧板、垛板、快板、慢板、书板、呛板等多种板。

唱腔有板有眼,抑扬顿挫,喜怒哀乐分明。   演员在表演时需要用到不同的技巧,这是表达不同角色的主要形式。 胡子生出场分“批头”“回头”“上马式”“下马式”;武生耍场有“把武山”“打鞭挂”“盘棍子”“耍刀场”等多种表演技巧,表现了威风凛凛、温文尔雅等各种不同的形象,通过抑扬顿挫、委婉动听的腔调加上不同的表演技艺,充分表达出不同人物丰富复杂的思想感情世界。 如演出《山东剑》这出戏时,剧中陈秀英的丈夫李文成探望岳父,岳父陈亮见财起意,用酒将他灌醉,命儿子陈虎将其杀死,毁灭物证,惨无人道。

演员的精彩表演使得观众如身临其境,悲泣声不断,演出结束后,观众已入戏颇深,手指扮演陈亮的演员大声唾骂仍不解恨。

  重放异彩扬正气  初春的阳光洒在小山村,只见小院里幕布拉起,地毯铺上,道具摆好,锣鼓敲响,几位演员陆续化装完毕,便开始了清秧剧折子戏的表演……清秧剧的演出很多时候都不是在正规的舞台上,而是就地搭建出一块演出场地,虽然舞台简陋,但演员们的表演一点也不含糊。   砂子洞清秧剧是几代老艺人锤炼出来的文化积淀,经常到县内乡镇演出,山西省五台、繁峙、寿阳、阳泉、沙河和河北省阜平、平山、井陉、行唐、曲阳、新乐、定州一带也时常可以看到他们精彩的演出。 清秧剧的表演风格生动活泼,演出剧目也多是人们耳熟能详的传统内容,因此非常受欢迎。

  砂子洞清秧剧属于传统地方剧种,既丰富了民间的文化生活,还起到了弘扬正气、鞭挞抵制歪风邪气、寓教于戏的作用。 砂子洞及周边村庄的人们都说:“多看清秧剧,赌博的场所不再去,婆媳之间不生气。

”因此清秧剧成为当地百姓百看不厌的一道文化大餐。

  砂子洞清秧剧由于历史原因曾濒临失传。 近年来,在有关部门的支持和保护下,砂子洞清秧剧重放光彩,焕发出新的活力。

(石家庄日报记者杨惠玲通讯员李学彦/文记者张晓峰/图)  。